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希腊神话 >

太阳神的儿子

来源:未知 作者: 阅读:
神话故事导读:
太阳神的宫殿是光耀万丈的地方,照耀着黄金的光彩,映射 着象牙的洁白,闪烁着珠宝的辉煌。宫内宫外每一样东西都是亮 闪闪的,灿烂至极。那里永远是晴朗的正午,任何阴影都不能消 灭它的光明,?#27704;?#19981;知?#26391;?#20040;是黑暗,什么是夜晚,几乎没有人 能长期忍受那永

    太阳神的宫殿是光耀万丈的地方,照耀着黄金的光彩,映射着象牙的洁白,闪烁着珠宝的辉煌。宫内宫外每一样东西都是亮闪闪的,灿烂至极。那里永远是晴朗的正午,任何阴影都不能消灭它的光明,?#27704;?#19981;知?#26391;?#20040;是黑暗,什么是夜晚,几乎没有人能长期忍受那永不磨灭的光芒,也几乎没有人曾到过那里。

    然而,有一天,一个在母亲方面的血统是凡人的青年,大胆地接近。他不时地?#40644;?#20572;下来,揉清他昏眩的眼睛。使他前来的任务是如此地紧急,为达成他的目的,驱使他加速脚步,向宫殿迈进。经过光亮耀眼的大门,进入四面光明灿烂的宝殿,太阳神就坐在那里。少年?#40644;?#20572;下脚步,他已无法再支?#33267;恕?

    什么都逃不过太阳神的眼睛,他立刻看到少年,慈祥地望着他而问道:“你来这里有何贵事?” “我来此”, 少年勇敢地回答:

“是要证?#30340;?#26159;不是我的父亲,我母亲?#30340;?#26159;我的父亲。可是,当我将此事告诉班上的男同学时,他们却笑我,他们不相信我。我问母亲,母亲告诉我,最好来问你。” 太阳神笑着摘下那光彩夺目的?#20351;冢?#22240;此少年可以毫无困难地看到他。“过来吧,费厄顿”, 他说:“你的确是我的儿子,克里曼妮告诉你的是真话。我希望你也能相信我的话,我一定给你证明。无论你向我要求什么,你能够如?#25954;?#20607;。我要求诸神的监誓者冥河神?#36820;?#20811;斯,为我的诺言作证。”

    无疑的,费厄顿一定经常看着太阳神驰骋于空中,而?#39029;?#21448;敬畏?#20013;?#22859;地告诉自己:“在高空中的正是我的父亲。” 同时他想要知道,如果坐着车,驱驰于令人昏眩的轨道,将光亮带给世界,不知会是个什么样子。现在,由于父亲的诺言,使他的狂想成为可能,他立时大?#22467;?ldquo;父亲,?#24050;?#25321;取代您的地位,那是我惟一的要求,只要一天,短暂的一天,让我代你驾车。”

    太阳神发觉自己的愚昧,何以自己会许下这种致命的诺言,来成全由一个心智未成熟的孩子所想出的要求?“亲爱的孩子,”他说:“这是惟一我要拒绝的事。我知道我不能拒绝,因为我已向?#36820;?#20811;斯立誓,如果你坚持的话,我必须屈服,但我相信你不会坚持才对。请细听我告诉你关于你的要求。你是克里曼妮和我的儿子,你是一个凡人,没有一个凡人能驾驭我的车子,事实?#24076;?#38500;了我,其他的神都无法办到,连神的统治者也一样。想想那路程,它从海中升起时是那么峻险,尽管早晨鸟儿精神抖擞,都几乎无法爬上它。到了中天,更是连我都不敢向下瞧上一眼。最糟的?#25925;?#19979;坡,它是那么的急降,以致连在海上?#20219;?#30340;众神,也想知道我是如何避免像倒?#20040;兴?#22320;跌下去。要控制这些马也是一个长期的奋斗。当爬坡时,它们的脾气变得更是暴躁,更加?#29616;?#22320;反抗我的控制。如果是你,它们会怎样?#24895;?#20320;呢?”

   “你是否以为天上有各种各样的珍奇异物,譬如琳琅满目的事物充满众神的城市?其实这些东西一样也没有。你会经过兽?#28023;?#19968;群凶残的猛兽,那才是你能看到的一切。公牛星、狮子星、天蝎座、巨蟹座,每一处都想伤害你。请听我的劝告,看看你四周围环绕的,?#34987;?#19990;界中所有的事物。选取它们之中你所喜爱的东西,那就属于你的。假如你想证明你是我的儿子的话,那么,我?#38405;?#30340;担忧,就足以证明我是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 任何明智的话语,对这男孩已起不了作用。光荣的景象呈现在他眼?#22467;?#20182;看见自己神气地站在神奇的车?#24076;?#25163;里扬扬得意地控着连主神杰夫 (即朱?#35828;攏?都无法控制的马匹。他根本没有考虑到父亲详述地危险。他既不觉?#27599;?#24807;,也不怀疑自己的力量。最后,太阳神只好放弃?#30333;?#23401;子的企图,在他看来,?#30333;?#24050;无望,另外,也没有时间了。启驾的时间已迫在眉梢,东方的各门已发出紫色的光芒,同时黎明已开启充满红光的宫廷。?#20999;?#20204;由天空渐渐地消失,甚至残留的晨星也模糊了。

    一切都已?#24613;?#23601;绪,需要即刻启程。奥?#21046;?#26031;山各门的门守四季之神,伫立?#28304;?#22823;开门户。马匹已在车前上了辔和轭,?#26223;?nbsp;和?#28865;卟闪?#30340;费厄顿跨上马车,然后他们离去了。他作了他的抉择,不论它的结果如何,现在他已无法改变主意。他起初的爽快,不是在于当进入天空时,他想冲得那么快,以致追上东风神和把他抛在后面;而是在于马匹的飞脚,穿过低低的云层,好像穿过薄稀的海雾?#35805;悖?#28982;后在碧空中步步高升,爬到天空的最高处。费厄顿沉醉了好一会儿,自以为是天空的主宰。但突然间情况大变。马车剧烈地前后震动,马愈跑愈快,他终于失去了控制。已经不是他,而是马匹领着在轨道上奔驰。车上轻轻的重量?#32479;?#32560;的软弱的手,告诉他们,驾驶者已?#36745;?#20102;,它们成为车子的主人,没有其他的人在驱策它们。它们?#29273;?#36712;道,高低起伏,左右不定地任意奔驰。它们险些将马车?#19981;?#22312;天蝎座?#24076;?#23427;们倏?#29004;?#27490;,又几乎撞上巨蟹座。这时,?#38378;?#30340;驾驶者,由于惊恐过度,已进入半昏?#23472;?#24577;,马缰任其脱落。

    这是更加疯狂和鲁莽的讯?#29275;?#39532;匹冲至天的顶端,再向下俯冲,?#25925;?#30028;发生大火。最高的山,像妙西丝女神住的爱达和海利肯山、帕诺修斯山以及通天的奥?#21046;?#26031;山首先着火,火势由山坡而下,?#30001;?#21040;山涧深谷和黑暗的森林,直到每个地方的所有东西都在燃烧。泉水蒸发成气,河床干涸。据?#30340;?#32599;河在地表上消失,将头隐藏起来,到现在仍然潜伏着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?#40644;?a href='/xilashenhua/shenhua891.html'>金羊毛
  • 下?#40644;?a href='/xilashenhua/shenhua893.html'>天马与王子
发表评论 查?#27492;?#26377;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
使命召唤ol核弹怎么出
18选7走势图2007至2018年 重庆彩票店销售时时彩么 澳洲幸运5计划时时 快乐赛车平台 福建31选7中奖3个 推荐比较好的捕鱼游戏 黑龙江福利彩票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足彩14场胜负比分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果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