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罗马神话 >

狄安娜和阿克泰翁

来源:未知 阅读:
神话故事导读:
这件事发生在山边,地下?#20107;?#20102;许多野兽的血,这时候正当中午,人影 缩短,太阳和东、西的距离正好相等。年轻的阿克泰翁和猎友们正在荒野中 前进,他和善地对他们说:朋友们,我们的网和长枪都滴着野兽的血了, 今天我们的运气不错。等到黎明女神再一次登上红

    这件事发生在山边,地下?#20107;?#20102;许多野兽的血,这时候正当中午,人影缩短,太阳和东、西的距离正好相等。年轻的阿克泰翁和猎友们正在荒野中前进,他和善地对他们说:“朋友们,我们的网和长枪都滴着野兽的血了,今天我们的运气不错。等到黎明女神再一次登上红车把白昼请回来的时候,我们再继续我们打算作的事情。日神现在已经走到中天,它?#23068;?#27668;已把地面烤裂。停止你们现在作的事情吧,把这些网于背回去。”人们照他的吩咐作了,停止了劳动。

    这地方有一个长满了针松和翠柏的山谷,名叫伽耳伽菲,是围着腰带的狄安娜常还游息的地方。在山谷幽深之处,有一个隐蔽的山洞,这不是人工开凿的,而是大自然巧妙作成的,足可以和人工媲美。大自然在轻沙石上凿了一座拱门,门的一边有一道清泉,细流潺湲,流进一片池塘,池?#20102;?#22260;都是青草岸。在林中游猎的女神狄安娜游倦的时候,常在澄彻的池水里沐浴她那不嫁之身。这一天,她又来到了山洞,把猎枪、箭袋和松了弦的弓交给她的专管武器的侍女,另一位女仙拾起了她卸下的衣?#22467;?#36824;有两人替她把凉鞋从脚上解下。梳头的侍女比别人更加手巧,把披在狄安娜肩上的头发拢成一个髻子,而自己的头发却暂且披散着。其余?#23068;耍?#35832;如涅?#35780;鍘?#35768;阿勒、刺尼斯、普塞卡斯和菲阿?#31449;?#21462;?#22270;?#27700;,倒在狄安娜身上。

    狄安娜正在池边像平日一样沐浴的时候,卡德摩斯的外孙阿克泰翁正好完结了一天的围猎,无意中到了这座树林里,这是个陌生的地方,不知?#21171;?#21738;边举步才好,不觉就走进了狄安娜的山洞,这也是命中注定的。他刚走进泉水喷溅的山洞,裸体的女仙们看见有男人,便捶胸大叫起来,她们突然发出的尖叫声响遍了树林。她们赶紧把狄安娜团团围住,用自己的身体遮盖狄安娜的身体。但是女神狄安娜比众神女高出一头,别人?#25925;?#33021;看出她身上没有披衣服,她的脸便红了起来,就像太阳的斜辉照在云上生出的红霞一样,又像黎明时刻东方的?#20498;?#33394;。尽管女仙们把她围得很紧,她?#25925;?#20391;着身子,向后看了一眼。她恨不得弓箭在手才好,但是这时候手里只有水,她便把水向青年的脸上泼去,她一面泄忿,把水泼去,一面诅咒他不得好结果,她说: “你现在要愿意去宣扬?#30340;?#30475;见我没有穿着衣服,你尽管?#31561;?#21543;,只要你能够。”她只说了这一句,但是经她撒过水的头上就长出了长寿的麋鹿的犄角,他的头颈伸长了,他的耳朵变尖了,手变成了蹄子,两臂变成了腿,身上披起了斑斑点点的皮。最后,她给了他一颗小胆。奥托诺厄的英雄儿?#24433;?#33050;就跑,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跑得这么快。在一片清水池塘里,他看见了自己的面貌和犄角,他想说:“哎呀”,但是他说不出话来。他低声叹息,他所能发出的声音只有叹息了,眼泪不觉?#26377;?#38271;的脸上流了下来,只有神智和以前一样。怎么办呢?回到王宫去呢,?#25925;?#22312;树林里藏起?回去,实在会羞死人;不回去,又害怕。

    正在进退维谷的时候,他看见了自己的猎犬。这一群狗正在追寻猎物,窜山跳涧,爬上人迹不到、难以攀登、无路可通的悬崖。他看见了,立刻逃命;他现在逃命的路,正是当日追逐野兽的路。他一心想?#22467;?ldquo;我是阿克泰翁!你们不认识自己的主人了么?”但是他力不?#26377;模?#35828;不出话来。猎犬的吠声响彻云霄。“黑毛狗”先上来一口咬住他的脊背,另一条名叫“?#29380;?#20861;”,也上来了。“爬山虎”咬住了他的肩膀。这几条狗比方才那些出动得迟些,但是它们在山上找到了捷径,反比那些跑得快了。它们把主人缠住之后,其余的狗也赶到了,一个个把尖?#21171;?#20027;人身体里咬,直到后来,他身上没有一处没有伤痕。他呻唤着,他的声音虽然不像人声,但也不是鹿所能发出的。这惨痛的呼声索回在他所熟悉的山?#22270;洹?#20182;屈膝跪下,好像在喊冤,又像在祈祷,他把脸转过来,默默地看着它们,用眼光代替了求救的手臂。但是他的猎友们不知他是谁,?#31449;?#21584;?#22467;?#39537;狗上前,一面回顾四方,寻找阿克泰翁,以为他在很远的地方。他听见自己的名字就把头转过来,但是猎友们却埋怨他不在场,埋怨他懒,?#33618;?#26469;看看猎物被捉的景象。他倒?#23068;?#24456;希望自己在远方,而事实上他却在场。他只希望看到自己的猎犬所作的野蛮的事,并不?#30422;?#36523;体验。它们从四面八方把他围住,把嘴一味地往他肉里钻,把一个化作麋鹿的主人咬得血肉模糊。据说他受了无数创伤而死之后,身佩弓箭的狄安娜才满意了。

    (杨周输 译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
使命召唤ol核弹怎么出
新时时倍投计算 贵州11选5选号技巧 靠谱的河北时时官网 安徽11选5开奖信息 重庆时时软件下载 甘肃快三直播开奖 好彩3投注宝典 新时时保号法 广州中大附近的休闲会所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